此时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出现收缩即“缩表-中网资讯-石斛资讯
点击关闭

降准银行-此时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出现收缩即“缩表-石斛资讯

  • 时间:

黄蜂绝杀尼克斯

與此同時,降准當日商業銀行用降准資金償還9000億元MLF后,則表現為央行資產負債表負債方的超額準備金減少,資產方的MLF餘額也相應減少,此時央行資產負債表規模出現收縮即「縮表」。然而在上述操作完成後,銀行體系流動性實際增加了4000億元,而且商業銀行的資金穩定性更強,資金成本也趨於下降,同時還釋放出一定的MLF抵押品。

——截至6月末,金融機構超額存款準備金率為2.0%,比上年末低0.4個百分點,比上年同期高0.2個百分點。

因為資產負債表結構和貨幣政策操作方式的不同,不能將我國央行資產負債表的收縮或者擴張,簡單類比為美聯儲的縮表或擴表,進而認為貨幣政策在發生着轉向。目前我國貨幣政策正延續穩健基調,加大逆周期調節力度,保證流動性合理充裕,支持實體經濟發展。

取而代之的是2013年以來央行陸續創設的多種新型工具,包括市場耳熟能詳的「酸辣粉」SLF、「麻辣粉」MLF、SLO、「特辣粉」TLF等,向銀行體系靈活提供長、中、短期流動性,顯著增強了貨幣政策的調控能力和主動性。

張曉慧在上述文章中指出,觀察銀根的鬆緊,要看銀行體系超額準備金(這才是商業銀行的可用資金)水平的多少和貨幣市場利率的高低,而非央行「縮表」與否。

總結來看,降准本身並不影響央行資產負債表規模,只有資產端和負債端的減少才會導致資產負債表的收縮。央行通過降准對沖資產端變化后出現的「縮表」實際上具有擴張效應。

其次,資產負債表變化與銀根變化沒有必然關係。例如,降低存款準備金率對沖資產端變化后,央行資產負債表表面看是「縮表」,實際上具有擴張效應。

——8月資產負債表「擴表」了2400億元。而與此同時,央行數據顯示,8月份同業拆借加權平均利率為2.65%,分別比上月和上年同期高0.57個和0.36個百分點;質押式回購加權平均利率為2.65%,分別比上月和上年同期高0.5個和0.4個百分點。

中國央行前日公布的資產負債表顯示,截至2019年8月末,央行總資產為36萬億元,雖然環比上升2400億元,但是相比年初減少了1.2萬億元。與此同時,外匯占款餘額為21.2萬億元,環比下降83.7億元,連續13個月下降。

首先,目前外匯占款已經不是流動性供給的主要渠道,過去幾年央行豐富和補充了多種新型工具主動投放流動性。

為了保證跨季度流動性穩定,央行19日和20日均啟動了「7天+14天」逆回購的操作,逆回購的量亦在放大。近日MLF利率雖未調整,但是也進行了部分續作。

曾幾何時,在大額雙順差時期,外匯占款是我國流動性投放的主要渠道,央行還需要通過提高準備金率和發行央票進行大規模對沖。但是,近年來,隨着國際收支趨向平衡,外匯占款渠道供給的流動性明顯減少,有時甚至還會反向減少流動性。

最後,近期央行貨幣政策的一系列操作,都顯示穩健基調下加大逆周期調節力度的意圖,目前市場流動性合理充裕。

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院長、央行原行長助理張曉慧曾經撰文,以2018年4月25日央行下調部分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並置換MLF為例,詳細解釋了降准對於央行資產負債表的影響。

這說明,央行此次「縮表」后,銀行體系的流動性水平是改善的。換言之,這次「縮表」並未帶來流動性的收緊。

那麼這兩個指標到底如何呢?——根據數據計算,9月以來存款類機構質押回購DR007加權平均利率為2.65%,與上月基本持平。

她在文章中指出,存款準備金率下降1個百分點,意味着央行資產負債表負債方的1.3萬億元法定存款準備金被轉換為超額準備金(商業銀行可用資金),央行負債方雖呈現一增一減,但資產負債表總規模未變。

對於下一階段的貨幣政策,央行指出,將繼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,不搞大水漫灌,注重定向調控,兼顧內外平衡,加大逆周期調節力度,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,保持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與名義GDP增速基本匹配,為高質量發展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營造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。

央行9月6日宣布了「全面+定向」降準的組合拳,其中全面降准釋放的8000億元長期資金已經於9月16日到位。

  根据这两组数据,能否说明,中国央行在缩表?货币政策在收紧?记者认为,不能这么看待这一问题。

由此可見,今年以來,在一系列貨幣政策的操作下,流動性是合理充裕的,並沒有因為所謂的「縮表」而出現銀根緊張,也沒有因為個別月的「擴表」而出現銀根泛濫。

今日关键词:国医大师张琪逝世